免疫試劑

甲狀腺功能


可用設備  e411    e601/e602 


甲狀腺是人體最重要的內分泌腺之一,具有攝取和積聚碘的功能,并以碘為原料合成、分泌和貯存甲狀腺激素。甲狀腺疾病是內分泌系統的常見疾病,它的臨床發病率隨著人們飲食和其他生活習慣的改變等不斷上升,人群發病率>5%,尤其亞臨床的發病率更高。


甲狀腺功能紊亂或激素分泌異常可引起人體神經系統、循環系統、消化系統等多系統出現異常癥狀,甚至可以危及生命。甲狀腺功能紊亂實際上是一種常見而至今仍易被漏診的疾病,重視其實驗室的早檢測、早診斷,有助于甲狀腺功能紊亂的及時評估及治療。


羅氏全面的甲狀腺功能實驗室檢測指標


功能指標蛋白和自身免疫指標
總T4(TT4),游離T4(FT4)甲狀腺球蛋白(TG)
總T3(TT3),游離T3(FT3)甲狀腺過氧化物酶抗體(Anti-TPO)
促甲狀腺激素TSH

甲狀腺球蛋白抗體(Anti-TG)



TSH(催甲狀腺激素)

TSH是一種分子量為30KD的蛋白質,由兩種亞單位組成。α亞單位攜帶種族特異性信息,與LH、FSH和HCG的α鏈上某些氨基酸組成的肽段有一致性;β亞單位攜帶TSH特異的免疫學和生物學信息。TSH在垂體前夜大特異性嗜堿細胞內生成。垂體釋放TSH是機體發揮甲狀腺素生理作用的中樞調節機制,刺激甲狀腺素的生成和分泌,并有增生效應。

TSH的檢測是查明甲狀腺功能的初篩試驗。游離甲狀腺濃度的微小變化就會帶來TSH濃度向反方向的顯著調整。因此,TSH是檢測甲狀腺功能的非常敏感的特異性參數,特別適合于早期檢測或排除下丘腦-垂體-甲狀腺中樞調節環路的功能紊亂。


 

T3(三碘甲狀腺原氨酸)

T3(三碘甲狀腺原氨酸)是一種負責甲狀腺激素對不同靶器官的效應顯現的激素,它主要在甲狀腺外部形成,尤其是肝臟中。

通常血清中的T3濃度更能反映外圍組織的功能狀態而非甲狀腺的分泌功能,甲狀腺素T4向T3轉化的減少將導致T3濃度的降低。通常這種情況出現在應用一些藥物(如丙醇、糖皮質激素等)、嚴重的非甲狀腺疾病及相關的低T3綜合癥。與T4一樣,99%的T3與轉運蛋白結合,但它的親和力只及T4的1/10。

在臨床上,監測T3濃度應用于診斷T3型甲亢,早期發現甲亢及診斷甲狀腺毒癥等。


 

T4(甲狀腺素)

T4(甲狀腺素)主要由甲狀腺分泌,作為下丘腦-垂體后葉-甲狀腺軸的一部分,它具有影響合成代謝的功能。T4由3,5二碘甲狀腺氨酸在甲狀腺合成,并與甲狀腺球蛋白(TBG)結合存在于甲狀腺慮泡中,在TSH的刺激下按需分泌。

在血清中T4的主要部分(99%)與蛋白結合在一起,因為轉運蛋白的濃度限制T4的效應。所以在評估血清中的T4水平時必須將TBG的情況考慮在內,否則TBG濃度改變(如孕期、腎病綜合癥)將造成錯誤評估。



FT3(游離三碘甲狀腺原氨酸)

T3是甲狀腺激素的一種,它進入血液調節代謝。測定激素濃度對于鑒別正常、異常(甲亢/甲低)的甲狀腺功能具有重要意義。完整的T3的主要部分與轉運蛋白結合一起,游離的FT3是甲狀腺激素T3的具有或性的部分。

在臨床上,檢測游離T3可以不依賴于TBG濃度單獨評估進行評估甲狀腺功能。


 

FT4(游離甲狀腺激素)

T4是甲狀腺調節系統的一部分,對于肌體代謝具有調節作用,T4絕大部分與轉運蛋白結合,游離T4是T4的活性部分。

在臨床上,檢測游離T4是常規診斷的重要部分。當懷疑甲狀腺機能異常時,可以結合TSH檢測FT4。FT4的濃度檢測也可以用于指導甲狀腺疾病的治療。檢測游離T4可以不依賴與TBG獨立指示甲狀腺機能。


 

TG(甲狀腺免疫球蛋白)

甲狀腺球蛋白屬糖蛋白,分子量約660KD,由兩條蛋白鏈構成。

甲狀腺球蛋白絕大多數由甲狀腺細胞合成并釋放進入甲狀腺濾泡的殘腔中。TSH,甲狀腺體內碘缺乏和甲狀腺刺激性免疫球蛋白等因素可刺激甲狀腺球蛋白的產生。

甲狀腺球蛋白在外周甲狀腺激素T3和T4的合成中起決定作用。它含有約130個酪氨酸殘基,在甲狀腺過氧化物酶和碘的存在下,一部分可碘化為單-和雙-碘酪氨酸(MIT和DIT),并可進一步偶聯成T3和T4。

甲狀腺球蛋白在甲狀腺細胞中合成并運輸到濾泡的過程中,少量可進入血液。因此,在正常人的血液中可有低濃度的甲狀腺球蛋白存在。有低濃度的甲狀腺球蛋白存在提示有甲狀腺組織的存在。甲狀腺全切除術后就不再有甲狀腺球蛋白可測出。

在先天性甲狀腺功能低下患者中,檢測甲狀腺球蛋白可以鑒別甲狀腺完全缺損、甲狀腺發育不全或其它病理情況。

另一方面,甲狀腺濾泡壁的損傷可導致大量的甲狀腺球蛋白進入血液,因此,甲狀腺球蛋白也被認為是甲狀腺體形態完整性的特殊標志物。

甲狀腺球蛋白也可用于鑒別亞急性甲狀腺炎和假的甲狀腺毒癥。后者,因TSH的抑制,甲狀腺球蛋白含量特別低。

抗甲狀腺球蛋白抗體的存在可導致甲狀腺球蛋白測定的錯誤結果。


 

Anti-TG(甲狀腺免疫球蛋白抗體)

甲狀腺免疫球蛋白(Tg)由甲狀腺腺體生成,是甲狀腺濾泡腔內的主要成分。在抗甲狀腺過氧化物酶(TPO)聯合作用下,Tg在L-酪氨酸碘化過程和甲狀腺激素四碘甲腺原氨酸(T4)和三碘甲腺原氨酸(T3)合成過程中起關鍵作用。Tg和TPO都是潛在的自身抗原。

在自身免疫性甲狀腺炎個體中可發現血清TG自身抗體濃度升高(anti-TG)。高濃度的anti-TG和anti-TPO 是慢性淋巴性甲狀腺炎(橋本病)的指征。自身免疫甲狀腺炎(包括橋本病)個體中甲狀腺免疫球蛋白抗體出現頻率大約是70-80%,而甲狀腺機能亢進(葛瑞夫茲氏病)個體約為30%。抗-Tg測定在橋本甲狀腺炎監測和鑒別診斷中非常重要(不明原因的anti-TPO 測定陰性的疑似自身免疫甲狀腺炎個體,非淋巴浸潤性葛瑞夫茲氏病,以及TG檢測中用anti-TG排除干擾。

盡管同時測定其他甲狀腺抗體(anti-TPO,TSH-受體-抗體)可增加檢測敏感性,但陰性結果也不能排除自身免疫疾病的存在。抗體測定濃度與疾病的臨床疾病活動狀態無關。如果疾病持續了很長時間或疾病治愈,則原先測定濃度升高的抗體會轉陰。如果治愈后抗體又重新出現,則可能是復發。


 

Anti-TPO(甲狀腺過氧化物酶抗體)

TPO存在于甲狀腺細胞的微粒體中,在頂端細胞表面表達,與甲狀腺球蛋白協同作用,此酶對于絡氨酶的碘化及由單碘/雙碘絡氨酸有重要作用。TPO是潛在的自身抗原,抗TPO的血清滴度增高,可以在幾種由自身免疫引起的甲狀腺炎癥中出現。斯蒂爾發現術語“微粒體抗體”使用時,TPO還為被認定是有微粒體引起的參與自身免疫的一種抗原。從臨床意義上說,微粒體抗體與TPO抗體具有等同效應。

臨床發現,約有90%的慢性橋本氏病(Hashimoto`s)患者其TPO抗體水平增高。在格雷夫斯病(graves`)患者中,70%其TPO抗體水平增高。雖然同時檢測其他甲狀腺抗體(如甲狀腺球蛋白抗體、TSH受體抗體)可以提高檢測的靈敏度,但是結果陰性并不能排除自身免疫疾病的可能性。抗體的滴度不與臨床疾病的活動性相關,在疾病緩解或病程遷時,TPO滴度可能消失。如果緩解后,抗體重新出現,可能提示病情復發。在懷孕的女性中,大約有6-12%的人,TPO抗體滴度有升高,作為自身免疫疾病,這些孕婦在分娩后患有暫時性或永久性甲亢/甲低的危險程度增加。還有報道認為TPO抗體的出現增加患有甲狀腺病的危險性。

TPO抗體輕微升高也可以出現在一些非免疫原因引起的甲狀腺疾病中,而且TPO抗體濃度的升高也可能預示其他系統有自身免疫疾病(如Addison`s病、Ⅰ型糖尿病及系統性紅斑狼瘡等)的存在。


甲狀腺疾病與相關激素聯合檢測的建議


甲狀腺疾病相關激素聯合檢測
單純性甲狀腺腫TSH,Anti-TG ,Anti-TPO,TG
甲亢TSH,FT3,FT4, Anti-TG ,Anti-TPO,TG ,Anti-TSHR
甲減TSH,FT3,FT4, Anti-TG ,Anti-TPO,TG
急性化膿性甲狀腺炎TSH,FT3,FT4, TG
亞急性甲狀腺炎TSH,FT3,FT4, T3,T4,Anti-TG ,Anti-TPO,TG ,Anti-TSHR
橋本甲狀腺炎TSH,FT3,FT4, T3,T4,Anti-TG ,Anti-TPO,TG ,Anti-TSHR



上一篇: c311

下一篇: TORCH

茄子视频在线-茄子视频在线APPiOS观看-茄子视频在线下载-茄子视频在线下载安装官网